澳洲補習學校盛行:如何讓我們下一代享受澳洲的素質教育?

曾經有這樣一篇報導:Andy是一名高三學生,馬上就要面臨考大學的關口。每週除了日常的上課學業之外,每週三和週五下課之後就會參加英語的補習課程;週六下課之後還要去課外班補數學。這樣算下來一周花在課外補課的時間超過了6個小時。這個故事真實發生在澳洲,並且在本地主流媒體上被廣泛報導。一直以來,許多華人移民在國內念書的時候也曾十分羡慕國外崇尚自由和個性的初等教育體系。不過在親身來到澳洲之後才發現,事實上“國外的月亮也不是圓的”。

補課現象變成產業

據澳大利亞補習服務協會統計的資料顯示,澳洲目前的補習行業的價值高達60億澳元,而且這個數字每年還在不斷增加中。有的補習老師幾乎包攬了所有的科目,從科學到數學,從法律到經濟學,甚至還有勵志演講和IT,每小時可賺60澳元至90澳元。目前在澳洲大約有四分之一的孩子接受課外輔導,年齡不一。有的家長在孩子還未正式上學的時候已經在物色合適的補習學校。也有的家長從來沒有給孩子補課,任其自由發展。

據澳洲家教行業機構預估的資料,全澳有近42.5%的學生家長為孩子選擇了面對面、一對一的輔導,這也是最普遍的家教方式。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澳洲大約有36,000人將授課補習當作自己的主要工作。全澳估計有3,500到4,000家私人補習學校。除此之外,大約還有35,000名非正規的“補習”老師,他們可能是學生,可能是從事兼職工作等等。“人人都補,難道自己的孩子不補嗎?那怎麼跟得上?”“我們屬於第一代移民,自己英語都不好,當孩子漸漸長大,我們的那點知識根本沒有辦法辦法輔導孩子功課,那就只好送到補習學校。”很多家長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將自己的孩子送進了補習機構。

為何要補課?

雖然補課的並非只有華人學生,但從上面幾組資料中也不難看出華人學生是當前澳洲補課市場的主要“消費者”。針對上述的疑問,華友總結多方觀點和實地採訪考察,下面列出了澳洲本地學生普遍補課現象的主要幾個理由。

1. 華人難以擺脫應試教育的觀念

一位教育行業的專家說:“導致現在華人社區補課之風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移民海外的華人始終不能夠拋棄應試教育的傳統觀念,在他們眼裡評價自己孩子是否是一個好學生的重要標準就是在考試中能否取得好成績。”

這位專家表示,當前不少華人移民的家長由於文化、語言和傳統的障礙,社交能力和融入主流社會的能力相對弱一些。因此如果希望能夠有一份好的職業,有一定的地位和收入,就必須要從事像律師和醫生這樣高等技能的工作,而想要成為醫生和律師,必須考高分考好的大學才能進入。在這樣的觀念影響下,精英學校和名牌大學讓許多華人家長趨之若鶩。而且華人的傳統觀念都是希望下一代讀書好,有美好的將來,不用像父輩一樣吃太多苦頭。那麼讀好書,有好的成績在一些人看來是通往這個美好將來的一個必要條件。要擁有這個必要條件,那麼單純的在學校上課是肯定不夠的,於是乎補習就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2. 留學生低齡化問題

據《2016-2017澳洲留學報告》顯示,澳大利亞政府未來將要擴大招生範圍,精英私立高中和公立高中將增加國際留學生的比例,7-8年級將全面向海外留學生開放。從2016年7月1日起,澳洲小學生簽證也已經正式開放。因此,未來澳洲的留學低齡化是必然趨勢。

在留學熱潮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海外家長希望孩子能到澳洲就讀高中,希望通過澳洲的國際化教育提升孩子的競爭實力。澳洲連續多年被評為全球最安全的國家之一,成為低齡留學生出國留學的首選國家。以中國為例:據中國留學服務機構的調查資料顯示,2012至2016年,意向出國讀本科、高中及以下學歷的中國學生占比增加了13%,增至36%。對於低齡化的海外留學生來講,存在兩個致命的問題:英語不佳和自律問題。由於中國國內的基礎教育基本還是以中文為主,因此年齡偏小的留學生普遍存在適應問題,尤其是在語言方面。在學校由於英語水準的跟不上,所以導致很多時候難以跟上日常的課程教學,在這種情況下家長普遍會選擇採用中文教學的課外機構來給孩子補課。

除此之外,由於年齡偏小,很多留學生對於自身的管理和控制方面難以和大學生以及研究生相提並論,因此很多家長都出於“不相信孩子主觀能動性”的理由,將孩子送去補習機構。當然這其中也不乏“早當家”的個例,但從大多數的角度來講,低齡留學生還是很難跳出這兩個“缺陷”。

3. 升學依賴成績——萬變不離其宗

澳大利亞的中學教育要求學生在完成各州規定的高中課程後,在12年級時,所有的學生都必須參加州政府組織的畢業考試,通過考試的學生便獲得各州頒發的高中畢業證書,即為“澳洲高考”。和中國高考“一考定終身”不同的是,澳洲高考成績只占總成績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成績來自於學生的平時成績,主要是11年級最後一學期和12年級的成績。

學生從12年級(即高三)開始,每次作業、測驗與考試的成績都計入平時成績,正式高考之前,還會參加一次全州統一預考(Trial exams)。預考成績和平時成績綜合後,占到大學錄取分數的50%,另外50%則是高考成績。在新州和南澳州,平時成績和高考成績的比例,各占50%;維州的平時成績占30%,高考成績占70%。昆士蘭州的中學生進入大學可以不用提供高考成績,而是取決於昆士蘭平時的OP成績(OVERALL POSITION),學生成績從OP1 到OP25,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OP成績選擇全國範圍的大學。

澳洲目前現行的考大學制度,其實更加的殘酷。因為大學的高考成績錄取實際上依託於學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的表現所決定,因此對於立志成為高技術高薪人才的華人學生來講,就需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保持緊張的學習狀態,從而獲得上“八大”的資本。總的來講,當孩子的學習成績並不是特別優秀的時候,送孩子去補習班也成為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4. 學校課業壓力太小

華友在採訪中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本地的家長都認為澳洲初高中的作業量實在是太小了。有的家長更是直截了當的說:“自己家的孩子現在上High School,一周就只有一頁的家庭作業,向老師瞭解情況,老師也都是說好。平常也不怎麼考試,我們都不知道孩子究竟學得如何。去上補習班至少能夠知道孩子的強項和弱點在什麼地方。”

此外,補習機構的老師也表示,目前學校給出的模擬題和真題的難度有較大的差距,反而是補習班裡所做的模擬題的難度和真題難度性當。很多家長都認為只有不斷的練習才能使孩子在升學考試中取得好成績。學校的教學模式和現階段本地的升學要求並不完全匹配,也是很多華人家長將自己的孩子送去補習班的主要原因之一。

關於是否應該補課,多大開始補課,早在很久以前就在澳洲社會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各方觀點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很多家長依舊比較贊同補習學校的題海戰術,認為東西就是要熟了才能生巧。鋼琴家也一樣要天天練琴,知識也是要反復加強才能掌握。可是在西方社會主流的教育界,很多人並未認可針對精英中學和名牌大學入學考試進行的補習行為,曾經還形容補習班是“讓人難以理解”的,並且違背了教育的初衷。

澳洲補習學校盛行:如何讓我們下一代享受澳洲的素質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