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放詞高人辛棄疾       與《永遇樂 – 京口北固亭懷古》(二)

【詞作欣賞】永遇樂 – 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註釋】
京口:古城名,即今江蘇鎮江。
孫仲謀:三國時吳王孫權,字仲謀。
寄奴:南朝宋武帝劉裕小名,卓越的軍事家、統帥。
元嘉:元嘉是宋武帝之子劉義隆的年號。
草草:輕率。
封狼居胥:狼居胥,山名,在今蒙古境內。漢朝名將霍去病遠征匈奴大勝後,封狼居胥山而還。
四十三年:從作者南歸,到寫該詞時正好四十三年。
佛(音同閉bi)狸祠: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小名佛狸)在長江北岸建行宮,即後來的佛狸祠。
神鴉:在廟裡吃祭品的烏鴉。
社鼓:祭祀時的鼓聲。
廉頗:戰國時趙國名將。

【今譯文】
歷經千年,江山依在,孫權一樣的英雄今在何處。舞榭歌台依然,英雄們卻被殘酷的歲月無情拋去。斜陽下草樹中的普通小巷,傳說劉裕曾在此居住。想當年,率軍北伐、收復失地,多麼的雄壯威武!元嘉帝好大喜功,北伐匆匆,反遭敵手重創全盤皆輸。回歸南宋已四十有三,回望中原仍記得烽火連天的揚州路。往事不堪回首,佛狸祠外的祭祀依舊,鴉食祭品,人敲祭鼓。還會有誰再去關心:廉頗老還是不老,飯量多少與否?

【賞析】
辛棄疾一生運途坎坷,遠大的理想抱負無法實現。這一年,辛棄疾已經六十五歲了。在此高齡時任鎮江知府,登臨北固亭北望中原,有感於報國無門的失望,寫下了這篇千古之作。這首詞雖然有懷古、憂世、抒志等多重主題,但根子還是在借古喻今,借古諷今。開頭就感歎千古江山依在,但要尋覓當年英雄而不得,起調不凡。辛詞一向以用典精當著稱,這裡也不例外。開篇借景抒情,馬上就聯想到兩位著名歷史人物——孫權和劉裕,並對他們的英雄業績表示敬佩嚮往。接下來用劉義隆草率北伐慘遭失敗的“古人”,諷刺當朝同樣草率的“今人”:韓侂胄。感自己年事已高,不會再受朝廷的重用去實現自己的理想,所以不禁仰天歎息。其中“佛狸祠 下,一片神鴉社鼓”暗寫北方已非宋朝國土的事實,令人感慨萬分。
懷古題材的詩和詞,一直是歷來文人的最愛之一,也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傑作。而此篇辛詞更是基調豪壯悲涼,內容義重情深,是豪放詞派的典型代表作。整篇詞中用典雖多但是個個用典都貼切自然,緊扣的詞的主旨,既增強了作品的說服力,又凸現出歷史的厚重感,更突出了意境的美感。以致於明代楊慎在《詞品》中高度評價說:“辛詞當以京口北固亭懷古《永遇樂》為第一。”作者深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