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詞人薑夔       與《暗香 – 舊時月色》(二)

【詞作欣賞】暗香 – 舊時月色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 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
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註釋】
玉人:美女。 何遜:南朝梁詩人。
瑤席:華麗的筵席。 翠尊:翠玉酒杯
紅萼:這裡指梅花。 耿:難以忘懷。

【今譯文】
往日的月色,曾多少次映照著我,面對梅花吹起玉笛。
喚醒佳人,不顧清寒,跟我一道將美麗的梅花攀摘。
可惜我也像何遜一樣漸行漸老,全然失卻掉往日春風般的絢麗文筆。
令人驚異,竹林外稀疏的梅花,還是將清冷幽香送入華麗的宴席。
江南,一片靜寂。想送枝梅花寄託相思,可歎路途遙遠,大地又被夜雪堆積。
捧起翠玉酒杯,禁不住灑下淚滴,面對紅梅無語,剩下的只有那難忘的回憶。
曾記得攜手遊玩之處,千株萬樹紅梅綻放,西湖一片寒波澄碧。
可歎一片又一片,被吹得凋落無餘,不知何日才能再見你的花豔俏麗?

【賞析】
據詞作者的原序說,他于辛亥年冬天冒雪去拜訪著名的詩人范成大。應主人之邀,他創作出了兩首新詞新曲:《暗香》和《疏影》。范成大對這兩首詞吟賞不已,並教樂工歌妓練習演唱,詞曲的音調節律都及其悅耳婉轉。這兩首姐妹篇後來被譽為是詠梅詞中的雙碧。
《暗香》一詞把詠梅與懷人完美的結合起來。一方面詠贊梅花優雅的芳姿神韻,另一反面抒發詞人自己身世飄零之憂恨和感事懷人傷離念遠之淒情。上片從回憶往日和心中人的美好時光開始,讓作者沉浸在了美夢之中。 接著作者就回到了無奈的現實之中,用“何遜”自比,感歎韶光易逝,面對同樣的梅花,卻再也沒有當年春風得意的神筆妙句了。最後三句筆鋒一轉,點明題旨,描繪石湖梅花的清香典雅,這應當也是寫給主人范成大看的。
詞的下片感事懷人。前四句以江南的淒寂反襯內心的相思之情,想送心上人一枝寒梅,卻由於相隔重重無法寄達。於是自然地引出下兩句: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接下來的“長記”三句則又回到了昔日與情人攜手同遊梅林的深情勝景。接下來又重回現實,寫梅花凋零的肅殺景象。最後“幾時見得”四個字更是一語雙關,既問梅花落了以後幾時在盛開,更問幾時能見到心上人,韻味尤其綿深細長。